海淀区政府   | 中关村管委会 移动版

当前位置:首页>园区动态>媒体报道>合作交流

北京商报 “科技中介”的市场有多大

发文时间:2017-11-01        信息来源:北京商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京津冀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市场化程度日渐加深。日前,石家庄印发《石家庄市全面创新改革试验主要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提出将与中关村天合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以下简称“中关村天合”)开展合作,在石家庄科技大市场共同建设中关村天合石家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广场,这也是第三方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市场化的一次全新试水。在多种因素的推动下,科技服务业中重要一环——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市场化在京津冀步入了新阶段。然而,由于行业准入门槛缺失、评价指标简单、专家团队不专业、过分寻求商业利益,让本已备受诟病的科技成果转化效率再次蒙上了阴影。

  市场化开闸

  在石家庄日前印发的《通知》中明确提出,为解决在承接北京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存在的“行政化、形式化、碎片化、盲目化”问题,与中关村天合开展合作,在石家庄科技大市场共同建设中关村天合石家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广场,构建生态型科技创新资源集聚平台,开展专业化科技成果转化高端服务,搭建科技成果转化大数据云服务中心、资源展示交流中心等六大服务平台,实施科技创新政策研究、创新创业人才培养、科技成果展示推介、成果转化促进活动、科技创新大赛论坛,推动成果转化项目落地。

  去年,河北·京南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获批,主要包括石家庄国家高新区、保定国家高新区、亦庄·永清高新区等10个园区,成为3个国家级转化示范区之一。为此,河北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支撑形成“京津研发、河北转化”。

  “我们与石家庄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已完成协议的签订,目前正在推进中。”中关村天合常务副主任张鸿雁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次中关村天合与石家庄的合作模式是“中关村天合直营”,与以往的合作模式并不相同。同时,建成后的石家庄中关村天合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广场内也将包括百校成果、百校专家等“六个一百”的科技资源全要素显示。“与中关村天合的北京总部不同,还将在石家庄推出最新科技成果的实物展。同时,也将植入一些原创技术火花会等品牌活动。”

  中关村天合是一家在民政部注册的民办非企业单位,介于社会组织和企业之间。虽然中关村天合还没有真正的实现市场化,但也向市场化迈进了一大步。据张鸿雁介绍,中关村天合对科技成果转化中的成果评价、风险控制、商业模式、产业化指导等服务都是由政府直接专项采购。“市场化是趋势,此次与石家庄的合作就与此前我们与政府部门的合作方式不同。”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张鸿雁所说的“市场化趋势”是多层面推动的结果。首先是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实施三年多来,“北京原始创新、天津研发转化、河北推广应用”已成为京津冀三地协同创新的框架。其次,2016年,科技部根据决定对《科学技术成果鉴定办法》等规章予以废止,各级科技行政管理部门不得再自行组织科技成果评价工作。此后,科技成果评价工作由委托方委托专业评价机构进行。

  乱象丛生

  提升科技成果转化率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热点,特别是在京津冀协同创新框架下,科技成果转化率的提升直接关乎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和京津冀三地协同分工的大格局。作为科技服务业中的重要一环——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的进一步市场化,让众多第三方机构看到了市场新蓝海,因此市场也持续扩大。

  创新主体是企业,转化要靠市场的力量。在这一轮动态变化中,创新企业也正被一些第三方成果转化服务的市场乱象困扰,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成本,正在点滴中消耗企业的耐心。

  成立于2014年10月的北京音磅其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音磅其声”),是一家创新型公司,也是一家创业企业。今年音磅其声推出了第二代智能音响产品,基本达到了收支平衡。眼下,音磅其声正在研发第三代产品,计划明年推出。“预计明年我们将实现盈利。”音磅其声CMO罗洪泽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音磅其声不仅自己开展技术研发,也会购买一些技术专利,“我们不仅自己在做技术创新,其实也在将音频领域的技术成果进行转化”。无论是产品市场化中,还是在购买其他专利时,罗洪泽直言,音磅其声遇到了不少的尴尬。

  “市场上让人能够信任的、专业的第三方服务机构不多。”罗洪泽对此表示有些无奈:几乎每天都会接到电话推销,一些成果转化的服务机构只是收费介绍技术持有方或是专家资源,完全不顾交流结果、技术成果市场化的可行性与后期服务。

  “收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有的服务机构找到我说可以组织多少位相关领域专家,对一些专利进行评估,如果服务方参与到评估中,收费一般在几十万元;如果只是搭个平台,收费会便宜一些,大约几万元。”罗洪泽补充道,还有一些服务机构的收费方式是收取产品销售提成。“企业视时间为金钱,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应付过多的电话推销和分辨服务机构的良莠、技术的可行性。”

  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由于第三方服务机构过分追求商业利益,直接导致成果转化变了味。例如,有的第三方服务机构为了进入市场,堪称草台班子,评价项目的指标不仅简单笼统,专家团也不够专业;有些第三方服务机构向企业免费推荐技术专利,但与技术专利持有者见面是需要按频次收费的,虽然每次收费并不多,但多次交流根本无法“聊透”;还有一些第三方服务机构通过电话约访的形式,打着免费的旗号向企业推介各种资源,等真正吊起企业胃口或是企业真正到了需要提供资源的时候,便向企业收取名目繁杂的费用。

  呼唤准入门槛

  事实上,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市场的种种乱象,不仅是浪费企业时间那么简单,在一定程度上也拖缓了技术创新成果的市场化应用。“通常情况下,项目开发是以市场调研作为开发立项的重要参考,但由于开发周期长、市场变化快,在成果转化完成后,往往市场窗口期已经过去,成果已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在安诺优达基因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诺优达”)副总裁孙大伟看来,技术成果转化过程中的服务也间接影响着公司的发展。

  安诺优达是一家专注于将最新基因组测序技术应用于人类健康和生命科学研究领域的公司,拥有自主研发的领先基因组测序和生物信息学技术,安诺优达是卫计委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无创产前DNA检测惟一合作方。眼下,安诺优达正在筹建南方中心,该中心将成为包括基因研究院、医学检验中心、基因健康中心、仪器试剂制造中心等在内的基因检测综合体。

  对像安诺优达这样的生物医药领域的创新企业来说,对成果转化服务机构的需求更加多元化。“我们特别希望第三方服务机构能够及时提供市场动态及发展方向,有效评估开发立项,减少企业投入误区,使企业少走弯路。”孙大伟如是说。

  造成乱象的原因无非是科技成果转化市场化服务刚刚起步,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健全。“现在的服务市场处于鱼龙混杂的状态,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但我相信一定是短期存在的现象。”罗洪泽说,要改变这一现状一定要尽快挤压市场不规范运营的第三方服务机构的空间。

  张鸿雁从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本身也分析了原因:“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包括很多环节,例如法律方面的、知识产权方面的、商业模式研究方面的等等,但对于成果评价、后期服务等的价值还没有得到大众的广泛认知。目前行业对律师、会计等领域的价值评估已十分清晰。大众包括行业自身对科技成果转化服务领域的价值评估还需一个培育的过程。”她认为,这是营造行业优质生态的一个支点,只有生态完善,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我们希望能有一个有政府背书的查询平台,能够查询第三方服务机构的权威度、专业度等,也希望这个领域能尽快出台行业规范、确定准入门槛以及强化政府监管。”罗洪泽坦言。

  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助理、北京知识产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邵顺昌说,希望政府职能部门继续加大政策力度。“以科技成果转化中的知识产权领域为例,目前大的政策都已经出台,但缺乏一些能够落地的细节。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市场规范化健康发展,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